<var id="ektjg"><ol id="ektjg"><source id="ektjg"></source></ol></var>
<big id="ektjg"><strong id="ektjg"></strong></big>
  • <var id="ektjg"></var>
    <mark id="ektjg"></mark>
    <blockquote id="ektjg"><ruby id="ektjg"></ruby></blockquote>
  • <var id="ektjg"></var>
    <small id="ektjg"><delect id="ektjg"></delect></small>
    <acronym id="ektjg"><button id="ektjg"><address id="ektjg"></address></button></acronym>

        <td id="ektjg"><menuitem id="ektjg"></menuitem></td>

        <code id="ektjg"></code>
        <acronym id="ektjg"><form id="ektjg"></form></acronym>

          仙馬的傳說

          小軒
          馬年
          一馬當先
          萬馬奔騰
          馬到成功
          小淼
          初一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樣拿出手機,點開淡舞群的聊話框,準備說一聲馬年吉祥。
          我把手機高高舉起,喊出那句:馬年吉祥。
          突然,一道紅光照射下來,第八次元與第七次元空間巧合的發生碰撞,我瞬間消失在原地。
          暗格
          奔騰的天馬,跨越廣闊的天河,飛躍騰空迎接春的第一道陽光,紅霞環繞,青云微蕩,又是一年新的篇章,一聲嘯鳴,狂野的奔向前方。

          昨日趕集東挑西撿為馬年挑貨
          今日參拜謝天謝地為馬年機祈福
          明日串門走訪親戚給馬年送禮
          沈晗
          除夕無月,星火燈籠相映成趣,連成一片。新春無雷,鞭炮鑼鼓此起彼伏,年尾年初。馬到成功

          一切都在安靜中,只有他們的夢出現在我的眼前,一個可以看到別人夢的機器。我是夢里還是夢外?
          小軒
          夢中有夢,心中有信,乘此新年悠閑之時 讓我們盡情做夢,平日蓋十八層被子都夢不到的場景,今天即將實現了
          小淼
          再出現的時候,我居然騎著一只天馬,在浩蕩的天空中飛翔。
          遠處,一只同樣的天馬向我飛來,上面坐著一個帥氣的男子,我認得他,他叫暗格,曾經一起在淡舞混過社會。
          “嗨,馬年…”
          “馬年吉祥…”他搶過我的話題,沖我笑道。
          暗格
          調轉馬頭,我和三水一起向前飛馳,他的白馬叫清泉,我的黑馬叫閃現,我們兩人交錯向前,遠方有我愛人的思念,隱約中我依然可以清晰的聽見,從遇見的那天,她就知道我是個不安分的少年,旅途上雖有艱險,她并未強行把我留戀,她說夢還會重現,而我卻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再次回到她的身邊。
          沈晗
          成人之美,我之所愿。我努力的沖進屏幕,那是三水和暗格的夢。我要去改變他們,不,我要到別人的夢里,盜夢空間,不,我是在做夢?我用力的掐了自己一下,不疼,沒感覺,更加用力的掐,還是沒有感覺,耳邊傳來一聲嚎叫,你個殺千刀的,掐我干什么?我睜開眼睛,一張被憤怒充滿的面孔,有些扭曲,我不是做夢嗎?怎么會有女人。剛剛閉上眼睛,耳朵被揪的很疼:快起來,你怎么到我的床上的?色狼,快說。
          小軒
          啊、、我到你床上??哥哥,你咋了,我是你妹妹,咋成女色狼了,你是不是做春夢了,是你來到我的房間還對我又掐又捏的,快說說你夢到啥了

          聽你說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我立馬找出我的時空穿梭機,哥哥快帶我去吧,平時我舍不得用,主要是聽說今天大過年的哥哥在萬馬奔騰天上看到兩個帥哥,帥鍋耶 愣著干嘛,漢子哥哥快走
          小淼
          空蕩的天空,突然又出現兩個騎著白馬的人,他們是誰?
          我和暗格并排向前走去,據說我們要去一個叫作萬馬奔騰的地方,那里有這樣一個傳說。
          每個人在那里都有一匹自己專屬的仙馬,有緣者得到仙馬后會幸福一生,我憧憬著,腦袋里幻想著和我老婆攜手一生的浪漫場景。
          暗格
          雖然不知道仙馬的傳說是真是假,但我也想去找找試試,因為曾經看過一張關于仙馬的圖,那雙眼睛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我的夢里,我的腦海里。咦,不遠處有兩個人,穿著好奇怪,男的只穿了條四角短褲,那個地方還畫了一個米老鼠,女的穿的是睡衣,估計是洗了太多次的緣故,望上去都快透明了。我和三水趕忙把各自的披風解下給他們披上,嗯,這樣子看上去好多了,我在想,他倆穿著這么奇怪,難道是上天派來幫助我們找仙馬的使者,不敢怠慢,于是六想邀一起上路了。

          下載APP客戶端
          宁夏11选5第1806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