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tjg"><ol id="ektjg"><source id="ektjg"></source></ol></var>
<big id="ektjg"><strong id="ektjg"></strong></big>
  • <var id="ektjg"></var>
    <mark id="ektjg"></mark>
    <blockquote id="ektjg"><ruby id="ektjg"></ruby></blockquote>
  • <var id="ektjg"></var>
    <small id="ektjg"><delect id="ektjg"></delect></small>
    <acronym id="ektjg"><button id="ektjg"><address id="ektjg"></address></button></acronym>

        <td id="ektjg"><menuitem id="ektjg"></menuitem></td>

        <code id="ektjg"></code>
        <acronym id="ektjg"><form id="ektjg"></form></acronym>

          宿命

          慕云
          雪姑娘 請了 我的武器是一扇一劍:
          此扇名曰:劈水
          扇骨扇刃為千年寒玉 所制,扇面繪有墨龍,扇落之處,狂風止,水斷流
          此劍名曰:無塵
          百蓮精鋼打造,無塵所指不惹塵埃,掃凈魔寇
          姑娘你的武器是?
          暮雪
          呵呵~巧了,慕云姑娘,我們的武器,是一樣的呢~煙雨扇,云雪劍。

          想不到煙雨扇到了你的手上

          今天我們就看看這兩柄神器到底孰輕孰重
          你小心了!

          說罷,一個縱身射向暮雪身邊 擺扇朝耳畔滑去,一道白光閃過扇面的墨龍好似騰云出海般晃人二目

          我笑笑,側身躲開她的鋒芒,展開煙雨,是一幅很樸素的江南水墨,平平無奇,隨著我轉身,揮扇,卻似有點點煙雨流轉一樣。“慕云姑娘,你可要小心了~”我笑的邪魅。
          慕云
          一擊落空 剛要轉腕 再次挺進 忽覺身側惡風不善
          想不到暮雪 扇刃以至 這一躲一抹 瞬間同時用出
          雪姑娘 當真了得
          我想縱身躲避 但已來不及,只好奮力后跳,待閃過鋒芒,將劈水攆開朝暮雪面門擲出,銀光閃爍,扇刃打轉飛出
          暮雪
          收扇,格擋,奪扇,一氣呵成,微笑的用煙雨逼近了她的頸項,逼到了墻角,我把劈水遞給她,“姑娘,承讓了。”說罷轉身,向門外走去。
          慕云
          我輕咬貝齒,秀眉微蹙
          等等~~ 你就這么輕易的走了?? 想得美
          抻出無塵劍,徑直刺向 暮雪的后背
          要走可以把扇子留下
          暮雪
          煙雨瞬間展開,背到身后,灌注上內力,擋住刺來的無塵,輕輕一送,將她推開兩步,然后慵懶的轉身,收扇。“姑娘為何要我的煙雨?姑娘難道不知,這煙雨,是認主的么?還有,這煙雨看似平靜,其實煞氣重的很啊~姑娘就不怕反噬?”我挑了挑眉。
          慕云
          一劍刺出 竟被扇面檔回,手中寶劍 問問作響 震得我手臂發麻
          這煙雨果然不同凡響
          我不禁雙眼發亮 這扇子我要定了

          雪姑娘 你我都是習武之人,愛惜兵器無可厚非
          但你所說的認主之事,我卻有不同意見
          你我內力相當,武功恐怕也難分伯仲, 我為何不能使用
          暮雪
          哈哈哈哈~~我隨手將煙雨扔到她手里。“姑娘不妨試一試,像姑娘這樣的名門大家,試一下,自然知道這煙雨的煞氣有多重,姑娘莫要走火入魔才是啊~”
          慕云
          我興高采烈的 接過扇子 急忙放進口袋 頭都不回的就朝遠處高墻跳去 幾個起落 早已跳出數丈開外
          謝謝了 您咯
          暮雪
          我勾唇笑笑,也并不著急去追,慕云,你還回來找我的。轉身,從正門走出。
          慕云
          我發現并沒有追來 反倒心頭一沉,莫非這扇真有名堂?

          我好奇心起,運用內力 攆開扇面,警惕的觀察

          只覺的扇面所繪煙雨圖案,空乏失真,莫非暮雪有意用假扇給我?

          剛才明明看見扇面在他手中活靈活現 幾可亂真

          此時我只覺渾身內力渙散,涌向手邊

          好像要被抽凈一般

          隨著執扇之手被牢牢鎖住般放手不得 同時內力好像烙印在扇面

          使得之中圖畫 瞬間栩栩如生

          !!!!!!!

          莫非反噬所指 便是如此!!!!!

          不消一時 我便渾身酸軟無力
          不知如何將內力取回

          雪姑娘 救我
          暮雪
          我斜了她一眼,“理由?況且姑娘自作自受跟我暮雪有何干系?再者說,慕云姑娘只是失了武功而已,又無性命之憂。”我不在理會她,轉身欲回寒夢閣。
          慕云
          等等,雪姑娘

          請你救我

          我這一身武功來之不易

          還請雪姑娘憐惜

          如能不棄 我愿為姑娘身邊 侍奉左右
          暮雪
          “侍奉左右?我寒夢閣爭著侍奉我的多的數不勝數,你?有什么資格?”我停下腳步,卻并不轉身。
          慕云
          我凌煙閣 向來只有女弟子 為了消除寂寞,我們一眾女人相互習得閨房之術 足以抵得世間的那些負心漢
          姑娘如不嫌棄 我…… 我愿……
          暮雪
          “這就是所謂的名門正派?呵呵~我看,是比我這邪魔外道還要淫亂罷~嘖嘖~”我不由得轉身戲諛的看著她。“當我善心大發吧。”說著,便扶起了她,回到了寒夢閣。
          慕云
          我托著疲憊的身軀依偎在暮雪的懷里 感受她如雪的柔軟
          不覺渾身發燙,微微向身體貼去
          隨著她來到寒夢閣
          雪姑娘 請開始教我如何收回功力吧
          暮雪
          我沉默不語,只是坐在桌邊微笑的飲茶,她終于還是按耐不住了。我扔給她一粒丹藥,沖她笑著示意。“你先吃了罷。”待看她服下,我邪魅的笑,“剛剛給你服下的,不是傷藥。這尋回功力之法,也不難,每日飲我一滴血,抽我一絲內力。不過。。。你可不要妄想抽的太多,不然那藥丸。。。可是會。。。爆開的啊~~~~”
          慕云
          我恨恨的咬咬牙
          咽下藥丸

          謝過雪姑娘

          可是我現在仍然是渾身無力 要如何才能快速一點呢

          而且 我只是收回我的功力 為什么要對你飲血吸功呢
          暮雪
          “因為那煙雨,跟我心神相連,血脈相融啊~”說罷,我咬開了右手食指,點在了她的唇上。“我想你還有力氣吸收我的內力吧?我可不想輸給你。至于快慢,怎么也要持續四十九天,你還是莫心急了。”
          慕云
          唔~~唔~~
          我吻住手指 一股淡甜的液體流入口中 , 只一點點便覺得 一股熱流滲入身體 四肢百骸無不舒暢
          我閉目享受這突如其來的溫熱
          ‘嗯….’
          不自覺的呻吟了一聲 舌尖順勢裹住你的手指
          暮雪
          我的手指壓了壓她的香舌,看著她的迷醉,突然覺得女人動情的樣子好美。。。我笑了笑,穩住心神。“你是要吸干我么?”說罷,惡趣味的對她媚眼如絲。
          慕云
          你附身靠過來 對我媚笑, 這一笑真甜
          ‘雪兒,你真美’
          我繼續迎合你手指的動作 整根嘬進口中 圍繞 打轉
          一雙桃花杏眼 迷蒙的望著你的櫻桃小口
          暮雪
          我毫不留情的抽出了手指,“我還有事,你快點吸內力。”
          慕云
          ‘啵’
          口中手指被突然抽出

          看著 你慌張的樣子 覺得莫名其妙 雪兒 怎么了
          暮雪
          看著她一臉的情欲,我不由得側目,“我說話,救你你是我大發善心,收起你那套魅惑之術吧,就你,還不成氣候。”邊說,邊眼波流轉,一臉魅惑之像。
          慕云
          我滿臉迷惑的看著你
          ‘雪兒,你……我沒有…… 我只是有些情不自禁,你不要生氣
          暮雪
          呵呵~我笑了~慵懶的躺在了窗邊的軟塌之上?“還不快點吸取內力?武功不想要了?”
          慕云
          我如獲大赦 趴伏過去 將手指 繼續銜回口中

          鼻中嚶嚀不止

          雪兒 你的手指好軟 血好甜

          忍不住 探手過去 撫摸你如花的臉龐
          暮雪
          我看著慕云,起身欲走,“既然你自己不想要功力了,我還管你做甚。”卻不想這一起身,便撞到了她的懷里。
          慕云
          吸收了一些功力之后覺得身體輕松了不少

          當雪兒要離去的時候 我奮力將她拉回懷中

          靠著柔若無骨的身體

          剛才的感覺好像又會倆了

          剛才的感覺好像又回來了

          我鼻中嗅到一股幽香,來自雪兒的身體

          禁不住朝你的脖頸吻去

          希望更多汲取你的體味

          當我碰到凝脂般的肌膚時 ,我感受到你的身體開始發抖

          呼吸也隨我一樣開始沉重
          暮雪
          我止住她的動作,眼神冰寒如刀,卻依舊帶笑,“別忘了,你,要對我唯命是從,而不是隨心所欲的發情。”我不客氣的拂開她,起身向門口走去。
          慕云
          (泥煤 你到底要鬧哪樣 )

          被突如其來的冰冷目光一攝 我立刻感覺如墮入萬丈冰窟

          雪兒 不要走

          我委屈的看著你 不知所措

          是我惹你生氣了嗎
          暮雪
          我推開門,聽到她的話,回頭望他一眼,“不~我只是覺得你更適合去青樓。”
          慕云
          (要忍住 要忍住 呼~~~~吸~~~~~~~~
          這世界多么美好 生活如此豐富 呼~~~吸~~~~~)

          她的猶如一道閃電 擊碎我脆弱的靈魂
          想到今后 要日日受她凌辱 我不覺心如刀絞
          默默起身 對準桌角 一頭撞了過去
          在接觸的一霎 我看見他依舊冷漠的表情 毫無憐惜之情

          砰~~~

          我感覺時間在慢慢流逝 好像我身體中的血液一樣
          滴答 滴答
          意識逐漸模糊 她秀美的面龐逐漸消失
          宿命如此 怎奈我何

          下載APP客戶端
          宁夏11选5第1806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