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tjg"><ol id="ektjg"><source id="ektjg"></source></ol></var>
<big id="ektjg"><strong id="ektjg"></strong></big>
  • <var id="ektjg"></var>
    <mark id="ektjg"></mark>
    <blockquote id="ektjg"><ruby id="ektjg"></ruby></blockquote>
  • <var id="ektjg"></var>
    <small id="ektjg"><delect id="ektjg"></delect></small>
    <acronym id="ektjg"><button id="ektjg"><address id="ektjg"></address></button></acronym>

        <td id="ektjg"><menuitem id="ektjg"></menuitem></td>

        <code id="ektjg"></code>
        <acronym id="ektjg"><form id="ektjg"></form></acronym>

          意外的萍水相逢

          遠方
          書接上回,話說一個文藝處女座來到莫斯科音樂學院,追尋柴可夫斯基的腳步,偶爾漫步卻見平靜的村莊里,皚皚白雪上坐著一個眼睛大大、傻傻的倔強女孩兒,不會俄語不認路就敢出來轉悠,濕了的鞋在莫斯科零下二十多度的溫度里幾近成冰,帶她去買了雙干干的鞋,送她回到家,要來了她的qq號,欲知后事如何,且聽這回分解!

          回到家,突然想起了這個女孩兒,太倔強了,我竟然還不知道她的名字,無所謂啦,反正我叫人都是唉,打開電腦加上她的qq號,冷眸。這個真有她的風格,真冷,就像莫斯科刺骨的寒風。
          然然
          看著那個被阿美阿姨的感謝嚇走的人,我不知道我心里是不是也在感謝他……
          倔強任性的自己本來想用自己的辦法讓她們后悔,可是他的出現打亂了我原本的計劃,,,
          的確我也懦弱,我也害怕那些光頭黨,,,

          他在離開前要了我的扣扣,
          晚飯后阿美阿姨沒有多說什么,她只讓我早點休息,乖乖睡覺,
          一個人在房間,對著窗臺發呆,不知道看著什么,也不知道心里想著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落淚,滴滴滴……扣扣的聲音打破了屬于自己的沉寂,點開消息提示,小發和 好奇怪的網名,備注消息是百科全書,原來是他,同意的他的好友請求,
          “你好,今天謝謝你了,”出于禮貌還是謝謝他吧!
          遠方
          “哈哈你居然會說謝謝!不可思議喔”
          然然
          “額,當然會,你送我回來的,而且又幫我買了鞋子,當然要說謝謝”
          遠方
          “哈哈 你不應該是那種心里想謝謝 表現出來的卻是酷酷的樣子 嘴上會說 不要的人嘛”
          然然
          ……天吶,這人真是……
          “我還好吧,也不是太酷,”
          遠方
          “對啊 你不是太酷 只是太倔強而已”
          然然
          “倔強是與生俱來的,我也沒辦法!
          我爸說過,一些本性是深入骨髓的,致死都無法改變,”
          遠方
          “好吧 這個確實是 但是有時候太倔強會受傷的 就想今天 如果沒有我 你會怎么辦你想過沒有 就算沒有光頭黨 你的腳也快凍掉了吧”
          然然
          “我會一直坐著,等待著一個結果,例如我可以在寒風中做多久才會睡著”

          遠方
          看到這句話我有點發呆,一個花季少女怎么會這么想,“你如果就這樣一直睡過去,你想過你爸媽會怎么想,還有剛才那個熱情似火的阿姨,你豈不是陷她于不義”
          然然
          “沒想!”
          遠方
          “唉,現在的90后就是自私啊”
          然然
          “……自私,我是自私,可是他們讓我來這個我不愿意來的地方都不考慮我的感受,因為來到這里,我失去很多,誰會懂我心中的委屈呢,”

          “總之謝謝你,我要吃藥了,”
          遠方
          看到她這句話就知道她是個有故事的人,我還沒想好怎么說她就說要去吃藥了,不知道是真要去吃藥了還是找了個比較高明的借口,所謂女神有三寶:呵呵干嘛去洗澡,這個女神跟我說吃藥,也算是小小的創新吧。看她的樣子可能不是很開心,跟她開個玩笑吧,“去吧,小神經”
          然然
          你才是小神經對著電腦屏幕念了一句!
          輕輕的拿去桌上的藥,細心的阿美阿姨早就把藥給我拿好放在桌上,把水喝了,藥全扔垃圾桶了,發燒感冒而已,不吃藥也沒什么,,,
          “再見!安!”
          關了電腦,
          靠著床上看著手機里的聊天記錄心就像被一雙大手緊緊的抓住一樣,快要窒息的感覺,,,
          爾東說:你離我太遠,我要的是能在身邊看的到平凡的陪伴簡單充實,,,
          爾東說你何必把自己弄的這樣不堪,,,

          這就是距離的悲哀,
          白曉然發誓再也不會記得一丁點與他有關的事,,,

          看著窗外又飄起雪花,想起今天的萍水相逢,那個善良的大男孩,不是他我可能現在已經被這大雪掩埋了吧。
          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冰冷,
          在這冰冷陌生的世界里,
          只有阿美阿姨還有今天萍水相逢的他給了我一絲溫暖……

          我以為跟他再也不會有交集。
          只是這只是一個開始……

          遠方
          唉,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謎一樣的女子,過了沒一會兒她的頭像就灰了下去,哦,不對,一直是灰的。我跟她說了一句“安”之后我也下線 摸著我心愛的土琵琶,哦不,是鋼琴,彈出一曲白樺林。靜靜的村莊飄著白的雪,陰霾的天空下鴿子飛翔。
          然然
          早早的醒來,發呆的看著窗外的白色世界,只覺得有些孤獨,
          不知怎的,來到這里賴床的習慣改掉了。
          阿美阿姨居然不在,桌上已經放好早餐,還有阿美阿姨留的字
          “然丫頭我出去一下有點事,一會兒回來,你先吃早餐!”
          看著阿美阿姨辛苦的勞動成果,我是想不浪費的,可是實在吃不下,就喝了兩口牛奶,我在考慮這些早餐該怎樣處理的時候,聽到院門打開的聲音,阿美阿姨你這么快就回來了啊,抬頭的瞬間卻看到阿美阿姨身后的那個高高身影……
          他怎么來了,,,
          額,你好!你……
          阿美阿姨這時卻說“然丫頭阿姨讓小拓來教你學簡單的俄語,小拓的房東是我的朋友今有事去那里卻意外碰到了,我就請他來給你輔導語言了,阿姨上班平時也沒空教你……”

          神馬!不是吧!有這么巧嗎?
          阿美阿姨這是瘋了嗎!
          遠方
          今天早上看到那個熱情似火的阿姨就知道大事不妙,果然她一見到我又是一頓狂謝,然后她讓我去教那個什么然丫頭俄語,不禁有點頭大,我的俄語也并不怎么好啊,不過想想她那雙大大的眼睛卻又有了點期待。
          又來到上次的那個房子,一進去就看到了她驚呆的眼神,哈哈,本來就很大的眼睛顯得更大了,我也不好意思和她說太多,只是說:“其實我的俄語也不太好,共同學習,共同學習。。。”
          然然
          共同學習,天吶!阿美阿姨你也太無厘頭了吧!

          抬頭對著那個比我高了有二十公分的人說,我……反正我不會俄語,一句都不會,你可以選擇不教的,因為我比較笨,學了估計也不會,還有我又不愛講話,你就是教我我也不見得會學!
          遠方
          這個丫頭有點冷。。。
          我說:“你一句也不會啊,那我就放心了”

          看著她要暴走的樣子我只好說:“其實我的語法還不錯的,只是不喜歡背單詞而已。。。你如果不學好語言將來丟了都找不到回家的路!”

          然然
          瞪了他一眼,我才不會告訴你是我故意想丟了自己。
          那你教吧,說完我就回了房間,他卻被阿美阿姨拉去吃早餐……
          無奈!這是我的家教嗎?

          咚咚~打開門,看到門口的他,他有些尷尬的說:那個……那個…阿姨執意讓我教你,她那么熱情我也不好拒絕……還有,一個女孩兒如果語法不會,出去真的讓人不放心!
          就當我們一起學習吧!然后他露出很陽光的一個微笑,,,
          嗯,那你教吧!

          遠方
          “阿姨,我吃過了”這個阿姨真是太熱情了。。。

          來到她的門前,轉悠半天也沒好意思敲門,這叫什么事兒啊。。。冷徹心扉啊。那也沒辦法,怎么都要說點什么吧,硬著頭皮敲了敲門。。。

          我說了神馬已經不記得了,反正挺尷尬的,就記著說了一籮筐的廢話,只見她一翻白眼,那雙眼睛顯得更大了,“嗯,那你就教吧”然后往椅子上一靠,看向那面墻。

          擦,真尷尬,我不比那面墻好看!不知道怎么辦,我擦擦頭上的冷汗。。。
          然然
          坐在凳子上,又不覺得發起呆了,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覺得一切都那么空洞!
          不知道神游多久……
          咳咳~打破了我的神游……轉身看他,有事嗎?
          那個,那個你要告訴我你的名字啊,不然我也跟阿姨跟你然丫頭!
          我叫白曉然,你就喊我然然吧!
          遠方
          看著她在那發呆了好一會兒,只好咳嗽兩聲讓她的靈魂回到肉體里,她讓我叫她然然,顯得太親密了,我還是繼續不帶稱呼好了。。。

          但我還是要答應一下“好的!”

          就這樣,我開始了我的俄語教師生涯,其實真的算是共同學習。
          我教她語法,她會督促我背單詞。。。
          一點點和她接觸發現她在聽課的時候會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經常瞪著她那雙大眼睛眼神無焦距。而且在她房間的垃圾桶經常會發現一些小藥片,不知道是神馬,但我也不好意思問,女孩子的秘密吧。過了最初幾次之后我發現她都會問我:“明天會不會來”我知道了,這明顯就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子嘛!

          她望著我的眼神中充滿著希冀,讓人不忍直視,我只能給她一個微笑,“我當然會來啊”然后拍拍她的肩膀,其實我想給她那瘦小的身軀一個擁抱,但是我真的不好意思。。。

          有一天離開前我給她留了張紙條,因為上面的話我實在說不出口:不要憂傷,我希望你快樂!

          然然
          就這樣,我居然有了家教,好無奈。
          他每天都來教我聯系語法,慢慢的彼此開始熟悉起來,經過接觸才知道他比我還宅,而且我跟他居然是同一天生日,雖然他大我幾歲,真的好巧……
          接觸久了,我們也偶爾聊天,跟他有太多相似之處,
          有時他會像我媽一樣啰嗦我,讓我早點睡覺,別老是熬夜,他總是講我瘦讓我多吃飯,
          他也很愛害羞,大男孩害羞也挺可愛的,記得給我留過字條,讓我不要憂傷,他希望我快樂,,,
          我很感謝他對我的關心,
          我也慢慢的開始有些依賴他,總是害怕孤獨,每次他回去我都會問,明天你會來嗎?每次我問,他總會拍拍我的頭說,會來,你要乖乖吃飯睡覺,,,
          就這樣,他總是很遷就我,我不開心他會給我講故事,他會不聽跟我說話,
          我哭了他總會自責說,都是自己不好,我告訴他很多次,不是他惹我難過的,可他總說我難過就是他的錯,他希望我開心,他好像不會發脾氣,總是依著我,就像大哥哥一樣的
          溺愛,習慣他的存在,習慣跟他斗嘴,我總是怕他有一天會離開,他說我們就像家人一樣,他不會離開……
          他也經常開導我 ,父母的苦心,讓我多與他們溝通,,,

          很慶幸那次意外的萍水相逢,讓我能遇到這樣一個陽光的大男孩,就像家人一樣陪著我,,,

          下載APP客戶端
          宁夏11选5第1806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