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tjg"><ol id="ektjg"><source id="ektjg"></source></ol></var>
<big id="ektjg"><strong id="ektjg"></strong></big>
  • <var id="ektjg"></var>
    <mark id="ektjg"></mark>
    <blockquote id="ektjg"><ruby id="ektjg"></ruby></blockquote>
  • <var id="ektjg"></var>
    <small id="ektjg"><delect id="ektjg"></delect></small>
    <acronym id="ektjg"><button id="ektjg"><address id="ektjg"></address></button></acronym>

        <td id="ektjg"><menuitem id="ektjg"></menuitem></td>

        <code id="ektjg"></code>
        <acronym id="ektjg"><form id="ektjg"></form></acronym>

          殺手末路

          聞鍵
          中原武林各派高手奇多,直到我發現這會成為我最不想接的委托。
          三萬兩白銀只是一個圈套,而我竟淪落成了這場江湖游戲的棋子。

          暗殺這個人的全家十二口,不是問題,但我不曾想到,當我見到我的目標時,竟只是十二個普普通通的淳樸的人。

          我很口渴,在這西北大漠上,他追了我兩天一夜。
          直到這時我才明白任務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直到這時我才知道能夠比我輕功更好的那個人是誰…

          更知道了到底是誰要引出這個退隱江湖的高手

          而我只是棋子

          我叫文劍,鳩雪山莊門下的一個殺手而已,如今卻只是個棋子
          菩提
          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獨一世,即便我站在了這個武林的最頂端,也仍然孤獨退隱,有家不能回,有親人不能陪伴,終日獨自一人,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從出道開始我就在血腥中成長,殺人當吃飯,直到我站在最高點,一路走來,得罪過很多人,也留下一世的兇名,所以,即便他們恨我入骨,卻也不敢對我的家人有半分傷害,因為我沒死他們就不敢

          可是,在昨天,我的家人居然被一個無名之輩給殺了,這是無視我的存在了嗎,我血腥閻王——斬龍天,太久沒出去活動了,這幫混蛋以為我的刀是生銹了么

          雖然收到的消息是說一個叫聞見的后起之秀出的手,不過,當我是傻子么,你們這些個門派家族,絕對逃不了干系,你們既然做的出,那就得做好承擔我怒火的準備
          聞鍵
          我散掉丹田內息,停下這兩天一夜的飛奔,迅速回身做“狡兔搏鷹”之勢,手持文劍斜握護身,后足做蹬地勢,前腿微曲腳尖插入腳下的沙子里,能不能逃得掉,呵呵 靠運氣了

          雙手抱拳,
          “兄臺,在下受人所托,所以,莫問在下是何人欲引你重出江湖。”
          頓了一頓,
          “此外,在兄臺殺我之前,盡管相問。”

          正午的陽光很刺眼,我背對著陽光,影子長長的在我面前延伸,
          也許,這是我最后一次見到自己了
          就像那天嵐葵死在那次任務中一樣,
          天很藍,
          沒有云,
          遍地黃沙…
          菩提
          時隔多年,我終于再次出山了,我清嵩山滅點蒼,闖崆峒毀華山,不給理由,也不需要給理由,這是他們該付出的代價

          終于,我找到了那個小子,他叫聞見,確實是個練武奇才,如此年紀就這般厲害,輕功更是了得,如果不是我功力深厚,恐怕真要被他逃了

          年輕人,你很了得,以你的身手在這年輕一輩中應是第一人了,為何會對十二個普通人下手……

          在我即將殺掉他的時候,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我動了惻隱之心,不由問道

          聞鍵
          我只聽到風聲,對面的男人內功深厚,吐息逐漸均勻平緩,一手握刀,做拔刀術起勢,我的腦中急速回憶搜索著江湖中個門派善用拔刀術起手的高手,此人到底是誰…

          得拖延他。

          “在下只是受人所托,職責所在。
          在下亦知此經必難敵兄臺手中之刀,在下死前初雇主消息之外,
          可回答兄臺三個問題,
          之后兄臺是殺是斬,憑你我手中刀劍決定。”
          菩提
          “哼,你的雇主我不用問也知道,不過,他們在你之前已經先去黃泉路上等你啦”

          既然你沒什么可說的我也不和你多說了,拿出你的全部本事來吧,不然,死了可別怪我欺負后
          聞鍵
          我插在沙子中的腳尖暗勁蓄力瞬間猛地踢射出沙土,相距四十步,他若先動趕來必回被我踢沙所傷,他未先動可見果然是當年的江湖高手。
          不過對于繼續逃跑而言,這些沙土足夠了擾亂他的直線行進并由此為我爭取逃跑時間了。
          沙土中的沙粒迸濺射出,沙塵一團彌漫朝他罩去,我轉身便提氣拔腿狂奔
          菩提
          “哼,想跑,這里可是大漠,沒有東西給你做掩護,你還是乖乖的拿出你的本事和我打吧,說不定有一線生機”

          說完,我無視揚起的沙塵,爆射而出,幾個呼吸間來到他的背后,劍當刀使,由上而下,由左刀右斜劈了出去,劍氣劃過他的后背,留下一條血痕

          “哦,忘了告訴你,速度是我的最強項”
          聞鍵
          糟糕!

          他劍勢有如龍吟,氣勢逼人,我見他劍氣直奔我心口,連忙壓低身形轉擰身形不料背部被他劍氣所傷,一道鮮血飛濺而出,雪白的長衫被點點鮮血沾染

          血,
          染紅了雪白的書生長衫

          那天嵐葵死的時候,她的白衫也浸染著令人驚心的血
          桃花落在了她的身邊

          那時
          我分不出哪滴是血
          哪片是花…
          聞鍵
          說時遲那時快,我急忙運勁提劍直刺,卻未傷到他分毫,

          他竟用劍鍔擋住了我的劍尖,似乎知道我的劍路一般。

          菩提
          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即便他的武功全是不錯,不過和我比真的是差太遠了,尤其現在連求生的欲望都不強烈了,也罷,我就替死在他手中的冤魂報仇吧
          聞鍵
          插話 你殺我之后 我收尾
          菩提
          看著他遞過來的華麗的一劍,我心中充滿失望,本以為沒給我這無聊的人生帶來點驚喜呢,不過如此……我抬起手手中的劍,劍尖準確的抵住他的劍尖,在接觸的瞬間,爆發我多年的雄厚的內力,他的劍開始寸寸斷裂,一直到手,到胳膊,他的一條胳膊就這樣被我廢了,可是我卻沒有一點的快感,因為他沒能給我帶來驚喜,死在我手中的人都不知道多少了,一條胳膊,已經根本提不起我的一點反應了

          如果他不是殺手或許我會放了他,可是他是個殺手,我不能放了他,我只能用我的最強絕學了結他,算是對一個武者的尊敬吧

          天玄地滅天龍斬——一道龍吟之聲想起,我的面前空氣都開始扭曲了,一劍刺出,猶如蛟龍出海,從他的前胸直接穿透后背,在劍氣的刺穿下,他的腹部留下一個海碗大的洞口,生機迅速流逝……

          我無奈的看了他一眼,蕭瑟的慢慢離去
          聞鍵
          或許是我的報應來的有些晚,但我慶幸我對我的劫已有覺悟,
          長劍貫穿了我的的脊柱,我狼狽的癱倒在黃沙之中,雙眼模糊…

          師父曾說,不管是做人,還是做殺手,都該有始有終。
          直到那天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死在我身邊,最后我能做到的有始有終卻只有用那樹桃花為她送葬,
          用我的劍,為她做碑。

          曾經有一個人對我說

          噴灑而出的聲音像掠過耳邊的風

          不知是誰留下了這個傳說
          我聽到了那個傳說中的風聲

          原來同傳說那樣的很好聽
          慢慢地
          我覺得身體很冷…

          下載APP客戶端
          宁夏11选5第1806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