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tjg"><ol id="ektjg"><source id="ektjg"></source></ol></var>
<big id="ektjg"><strong id="ektjg"></strong></big>
  • <var id="ektjg"></var>
    <mark id="ektjg"></mark>
    <blockquote id="ektjg"><ruby id="ektjg"></ruby></blockquote>
  • <var id="ektjg"></var>
    <small id="ektjg"><delect id="ektjg"></delect></small>
    <acronym id="ektjg"><button id="ektjg"><address id="ektjg"></address></button></acronym>

        <td id="ektjg"><menuitem id="ektjg"></menuitem></td>

        <code id="ektjg"></code>
        <acronym id="ektjg"><form id="ektjg"></form></acronym>

          第一章 魅之戒

          太早
          皓月當空,幾絲星光作陪,夜幕布滿整個星空,陰云拂過,皓月時隱時現,些許蝙蝠在夜空中飛行,鳴叫,月下一片空地上,投射著一座城堡的陰影,四周聳立著參天古樹,風中緩緩搖曳,近看這座城堡詭異莫測而莊嚴肅穆。
          “嗷。。。”一聲洞徹天地的鳴叫,從遠方傳來,“轟,轟。。。”皓月之下,雷霆劃破天際,放佛在尋找著鳴叫的源頭,速度的到來,仿佛是響應著那聲鳴叫,,,雷霆漫天,殘月掛空,星辰隱逝,一直黑影,飛速想著那倒亮徹天地的閃電急速而來,在閃電的不斷轟鳴中,漸漸的透漏出來,,,龐大的黑色羽翼,滑動夜空,踏著閃電,急速而近,尖耳,白面。金發,黑翼,白森森的兩顆獠牙暴漏著吸血族皇族的盛威,獠牙之上的點點血跡,闡述著前一刻發生的一切,吸血鬼一襲黑裝站在夜空中 站在月亮之中,身邊到處都是雷霆彌漫,頭高高的昂起,獠牙暴漏 嘴巴中傳出 不斷的鳴叫,雙翼伸展
          盤山上的高速公路,一道紅塵法拉利F430敞篷跑車,急速駛過,只留下一道紅紅的陰影存在空中,告訴這片天空,它剛剛來過這里,車上是一位外表。剛毅,冷酷,菱角分明的金發帥男,黑色墨鏡之下是一雙迷人的藍色眼睛,隱隱透漏著淡淡的滄桑,或許是經歷了太多,當他笑起來的時候嘴角似有似無的微微上揚,透漏著他內心的放蕩不羈。他叫,雅尼克 他就是吸血鬼圣皇族的公子爺。

          眾所皆知,人們都知道吸血鬼只能夜出。因為他們怕陽光,這就是上帝對他們懲罰。不過上帝給他們開一扇窗,那就是他們千年的生命和超越人類一切的力量。別看雅尼克現在年紀青青剛成年的樣子, 其實他已經一百二十九歲了。
          雅尼克的法拉利F430。 停在一個高檔的酒店之門外。當服務生看到那輛黑色的法拉利F430的時候。總是知道是他,公子哥來了。 服務生自動走進,雅尼克直接把車鑰匙扔給服務生。意思很明了,讓那個服務生把車停好 。當他正要走到電梯門口時,忽然看見一位低頭的坐在大廳外的姑娘。雅尼克看見她臉色蒼白,也沒有理她。直接坐上電梯。
          來到了酒吧的門口,一位裝扮的很妖艷的媽咪。過來打招呼。那位媽咪說:“稀客啊,好久沒有看見雅尼克少爺了。”雅尼克只是淡然的看了一眼點點了頭。 獨自一個坐到了包廂處。點一了一瓶XO,不知道他今天為什么會怎么糟吧,可能是因為他心愛的女人移情別戀了吧。還是跟著他最好的朋友跑了。這讓雅尼克有點驚慌失措接受不了這個現實。雅尼克對她百依百順,萬般遷就。可是她還是跟著他最好的哥們跑了。雅尼克也開始慢慢的失去了意識,一個人離開了酒吧,乘坐電梯下了樓。看了大廳上的那長椅,剛才的少女不在了,可能走了吧。當雅尼克走出門外的時候,準備讓服務員去把車開過來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旁邊的小巷上有一個女孩的尖叫聲。雅尼克飛快的跑了過去。當他走過去的時候,發現原來是兩個醉漢。正準備把剛才在長椅上做的那個姑娘給輪奸了。那個姑娘的臉色已經通紅,上衣已經被脫掉了,短裙也在膝蓋處。 雅尼克二話不說直接上去了。狠狠的拳頭打向了那個正趴在女孩小腹上的醉漢,一拳直接崩掉了那個醉漢。另外一名醉漢見狀要逃,可惜在跑也跑不過吸血鬼夜間跑動的能力。結局還是一樣的,雙雙陣亡。正當雅尼克看到那個女孩沒事之時,正要離去。那個女孩突然拉住了雅尼克的手。哀聲道:“哥哥,可以收留我嗎。我已經無路可走了,我的爸爸媽媽已經死去了。我一個人來到了法國,來找我哥哥,沒想到我哥哥也因為欠債累累而跳樓自殺。現在我來到這里也無依無靠,我想哥哥請收留我。我什么都會做,我什么都會做。”女孩一邊說道一邊哭。雅尼克一見他最無奈的就是女孩子哭了。連忙把他扶了起來。讓她跟著自己回家了。可能是因為太累了吧,女孩在車座上睡著了。雅尼克突然看向了她,突然感覺這個姑娘有一雙非常動人的眼睛。特別是在他哭過之后,淚痕掛在睫毛上,還有那通紅的臉蛋煞是可愛。慢慢的車到家了,看著那個姑娘正在熟睡,也沒有把她弄醒。直接起身把他扶起車門外,背著她默默的走向雅尼克的房間,放下了她。幫她蓋好被子后。雅尼克獨自一人坐到大廳喝著酒。

          翌日清晨,當那第一縷陽光。照在了那個女孩身上,女孩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發現來到了陌生的地方。慢慢的回想,才想到了原來昨天有人救了她。可能就是那位哥哥吧。她慢慢的走下樓。發現一個金發碧眼的男人。躺在沙發上熟睡。她從側翼看去,發現這位男人是那么剛毅,冷酷,會讓少女有一種忍不住臉紅心跳的感覺。雅尼克的直覺發現了突然有人看著他,迅速起身看到了昨天那個被她所救的姑娘已經起來了。那個女孩看到他盯著自己羞澀的低下了頭。雅尼克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為什么昨晚會被那兩名醉漢玩弄。”那位姑娘暗涌浮現道:“哥哥,我叫林青,我是中國人。因為實在沒有地方可以去了。所以我哥哥的一位朋友就讓我在那里坐著等著他來接我。可是我等了好久好久都沒來。所以忍不住跑了出去。所以才遇見了那兩名壯漢的。”雅尼克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回答道:“那你現在打算怎么辦,回去嗎。”林青臉紅道:“哥哥,我在那邊也已經沒有親人了,所以我想呆在你身邊。你總是能給我一種很信任的感覺。”雅尼克也只能嘆息了。畢竟人也救了,也負一下責任吧。那個姑娘給雅尼克的感覺很清新,很陽光,很有愛。所以雅尼克只能讓她負責照顧她的起居,林青到現在也還不知道。雅尼克是吸血鬼而且一百二十九歲了。

          慢慢的林青開始融入了,雅尼克的生活。發現他并不是那么冷酷。反而反之他發現了雅尼克心地其實很善良的一面。雅尼克挺喜歡小貓的,家里養了很多的流浪貓。仔細數數的話,應該也有十二,十三只。每當,雅尼克撿小貓回來。林青總是特別的開心。因為她本身也喜歡貓,還有這些貓也是無家可歸。看到這一幕的林青,總是心里暖暖的產生了一種感覺。可是在當林青快要接受這個男人的時候。一件事發生了。
          某一天夜晚,林青慢慢的推開了雅尼克房間門口。突然看到雅尼克臉色蒼白,想靠近看看他是不是感冒發燒了。結果看到了雅尼克那發紅的眼睛和那一頭像染了鮮血一樣的頭發,還有雅尼克嘴上露出的尖牙。林青瞬間嚇的臉色全無一步一拐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默默的問自己那是什么,他是什么妖怪嗎,為什么會這樣。林青走到自己的窗戶邊緣。看到了今天的月亮,是滿月。林青驚恐的蓋上了被子顫抖著。城堡還時不時的發出像蝙蝠一樣叫聲。
          經過了那天,林青開始特別的害怕雅尼克。因為他不知道雅尼克是什么。是人。還是妖怪。她總是幻想著突然雅尼克會有一天傷害自己。她非常害怕。她害怕得想逃跑。可是當她有了這個念想的時候。一切因為一場事她留了下來。
          當夜幕降臨,萬物靜寂。一切在黑夜里的丑惡都出來了,當林青還在睡覺的時候,她不知道危險已經臨近。雅尼克的死敵,把雅尼克驅逐出吸血鬼家族的人。他的哥哥。雅尼天,這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從小嫉妒雅尼克聰明,惹父親疼愛,反而把他這個大哥冷落。雅尼天為了得到父親的疼愛,他努力做一切事物。父親相反覺得這個是他這個長兄應該做的事情。雅尼天的疼愛越來越少。雅尼克的疼愛則越來越多。終于有一天雅尼天做了一件讓吸血鬼家族都不能容忍的事情嫁禍了給了他的弟弟雅尼克。
          那天雅尼天,跑到了吸血鬼家族的密室之中。偷取了吸血鬼家族的寶物。魅之戒,這個戒指代表了至高無上的地位。可以讓所有吸血鬼家族的人聽命于此的戒指。雅尼天把這個魅之戒藏在弟弟房間的衣服口袋里。等事發當天,有人就向吸血鬼家族的族長。雅尼克的父親。雅尼王舉報了此事,雅尼王當場大發雷霆。把吸血鬼一族的底朝天的時候。在他最疼愛的寶貝兒子的房間發覺了這個魅之戒。他瞬間崩潰,因為這是犯了吸血鬼族的大忌。這樣刑罰非常之痛苦。就是把吸血鬼綁在陽光之中心點活活暴曬而死。雅尼王從來沒有想過他最疼愛的兒子雅尼克會是這樣結局。寒光一閃,視乎決定了什么事情一般。
          第二天,正是行刑開始。雅尼王不忍看到自己最心愛的兒子活活曬死。一個人躲在了房間。讓長老們行刑。太陽開始慢慢逼近了雅尼克的皮膚,他的表皮還是滑落呈現一種黑紅色的血表。當太陽快要到天靈蓋之時。一身穿著黑色長袍的人,一閃而過,劫走了雅尼克。這讓長老們開始瘋狂尋找雅尼克。可惜怎么也找不到。 那個黑袍人把雅尼克帶到了 ,就是雅尼克現在所居住的城堡。解開了頭套。雅尼克才知道是他的父親。父親看看他最疼愛的兒子。 語重心長的跟說:“小心你哥哥吧,我的兒子。父親以后不在你身邊,你要學的懂得照顧自己。父親能救你一次,不可能會救第二次,這個是父親給你最后的禮物。開啟的方法,我已經傳入你的腦中。好生照顧自己。”雅尼王說完這段話之后套上頭套,迅速消失在雅尼克的視線之中。雅尼克,看著手中的魅之戒,深深的眼眸充滿了仇恨。瞬間表情冰冷,雅尼克金色飄逸的頭發變得血紅,原本清澈的藍色眼睛,就像發了魔一樣紅顏色。緊緊的握住拳頭,指甲慢慢陷入掌心肉中。因為雅尼王把魅之戒教給了雅尼克,回族之后被處理了刑罰而死。
          現在他的哥哥雅尼天,知道了他的弟弟所在之處自然是要搶回魅之戒,那是代表權力和尊嚴的證物。雅尼天來到了他弟弟大門處,一腳直接踢開。可想而知,吸血鬼的腳力,是如何之猛。雅尼克也在門內靜靜的等待著他的仇人到來。剎那間,所有夜色都是那么寧靜。恐怕只要有一個呼吸間。就能徹底打響戰斗。
          片刻之間,雅尼克壓抑不住心中復仇怒火。徹底打響。雅尼克的速度在吸血鬼一族之中,可屬于佼佼者。雅尼天的力量是屬于現在吸血鬼之中的王者。兩人打的不上不下,漸漸的雅尼克變成上風,因為他的速度,讓雅尼天的防守變得驚慌失措毫無辦點進攻節奏,他的力量用不上。自然而然傷不到雅尼克。慢慢的雅尼天開始傷痕累累,雅尼克也乘勝追擊,雅尼天知道現在自己已經重傷,沒有力氣繼續做徹底的解決,就在這時林青開始迷迷糊糊的從樓梯間走了下來,林清聽到的吵鬧聲,就迷迷糊糊的下來樓梯,突然看到了這一幕。她已經嚇的連路都走不得。就在這時雅尼天瘋狂的放棄了防守,直接進攻了林青,這讓雅尼克開始變得失措。他知道他現在的執著就應該去保護這個女孩。果然雅尼克幫林青接了這一拳。猛然一口鮮血噴出,臉色開始變得蒼白。雅尼天也已經無力再戰,他現在已經身負重傷。殺也肯定殺不死雅尼克。果斷回頭跑走。雅尼克看到雅尼天逃跑之后。瞬間昏迷。
          林青看到他為了自己,而受到的那一拳。心中瞬間感情流露,心中好像決定某件事般。 林青開始無微不至的照顧著雅尼克。雅尼克看到她的模樣,讓他覺得,他會保護她一輩子一樣。慢慢的他們開始在一起了。雅尼克是個很懂浪漫的一個男人,他知道怎么去照顧一個女孩。怎么去保護一個女孩。怎么讓她開心,怎么讓她幸福。林青也開始慢慢的依賴雅尼克,她已經不在害怕他是吸血鬼,她偶爾會跟他撒嬌,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會努力逗他笑。 他們在一個寧靜的海邊,彼此互相依靠。當男孩看向女孩時,女孩也大膽對視。慢慢的他們親吻了彼此。那晚瘋狂的纏綿。。。。。。。。。。。。。。。。。。。。。。。。。。。。。。。。。。。。。。。。。。。你們懂得

          可是美好總有一天會破滅,這天雅尼克總是心神不寧。不知道會發生什么。總是擔心著什么。突然他看見夜晚樹林之中黑影閃過,連忙追隨而去。可是當他追隨到的只不過是一件黑色的披風掛在樹上。雅尼克心想糟了,連忙匆匆敢回城堡之中。看見桌上寫的一幕幕讓他發狂的字。 “我最親愛的弟弟,你最心愛的人,可是我在手中,如果明天你不帶上魅之戒而來,就在也見不到你的心愛的人了,你最恨的哥哥留,哈哈哈哈。”雅尼克,吸血鬼化。頭發血紅,眼睛如魔。猶如一尊殺神一般,充滿了殺戮之氣。他知道,是時候該做個了結了。
          皓月當空,寧靜而又祥和的夜。當他來到了,這個即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這里已經讓雅尼克充滿了怨恨。目光一轉,發現了他心愛的人被綁在了刑罰的那根柱子上。身體已經全身都是鞭子傷口。這樣雅尼克的殺意更加之鑒定。雅尼克瞬間吸血鬼化,那血紅的頭發飄飄而齊肩,那雙眼睛更加堅定。步伐變的沉穩,慢慢逼近雅尼天。雅尼天瞬間動手。他的速度暴漲和上次對決,絕對不是一個程度。一拳重重打在雅尼克胸膛之上,雅尼克如鬼魅般躲開來,面無表情,心中卻無比驚訝。他的速度為何會快到如此程度。雅尼天得意一笑,他知道接受自己得到吸血鬼一族的洗禮,實力倍增。慢慢的雅尼克越來越招架不住。他知道除了用魅之戒里面的禁忌,已經沒有人可以打敗雅尼天了。就在雅尼天準備給與雅尼克致命一擊之時。突然,雅尼克的身體全部發出黑亮的氣體。頭發變成了血黑之色,眼睛仿佛空洞一般如一個行尸走肉一樣。他自己知道他的靈魂,生命,已經獻給了吸血鬼之主,他的力量和速度已經增加到暴漲的程度。片刻之間,已經來到了雅尼天的身旁,直接一腳踢在了雅尼天的右手臂之處,緊接著抓了雅尼天的右手臂,整條手臂直接被雅尼克拔了出來。在要對著雅尼天的心臟一拳秒殺他時。雅尼天一口血氣噴出。直接遁走,不過這條手臂已經廢了,身體也多處受到影響,沒有百年時間難以恢復。
          慢慢的雅尼克僅存的那一點意識,走到了林青身邊,幫她解開繩索。 林青現在已經泣不成聲,那不知道為什么雅尼克會變成這樣。如此陌生。他藍色眼睛,他的金色頭發。都已經不再了。只有他的,剛毅,冷酷,還在他的面孔之上。林青不知道為什么,這時候她的心中是那么痛苦。這種痛苦開始慢慢占據她的內心和思想, 就在此時雅尼克的身體還是變得通體發亮,漸漸的漸漸的開始變成透明。這時候雅尼克開始意識恢復了,他看著那女人,他知道這一次他不會再受到傷害了。雅尼克直接用心聲開始和林青交流了起來:“親愛的,我并沒有走,我會一直守護著你,還有咱們的孩子,那就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事,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你的突然出現。或許我會迷茫,我會墮落,不過你的出現讓我發現了你的好。所以我是值得的。你讓我體會到我的生命不只是,只有復仇,我還可以保護,保護我最愛的人。,你就是我最想要保護的一切” 林青看著他,突然看到他,他笑的很天真,很單純,他從來沒有這種笑,就好像解脫了某些事情一般。慢慢的雅尼克的身體開始虛化,變成光點,就像浩瀚的銀河一般閃亮。林青想抓住這些光點,不想離開自己身邊一般。可是任由她怎么抓,都像水一樣,從指縫之間流走。她開始哭,瘋狂的哭。嘴里面喊著:“你答應我的事情還沒有做到,你怎么能自己先離開,你說好帶我去看最美麗的殘月,最美麗的海景,你還沒有做到為什么就自己離開,你是騙子,你是個大騙子。”林青的嘴里一直一直一直喊這句話。

          下載APP客戶端
          宁夏11选5第1806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