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tjg"><ol id="ektjg"><source id="ektjg"></source></ol></var>
<big id="ektjg"><strong id="ektjg"></strong></big>
  • <var id="ektjg"></var>
    <mark id="ektjg"></mark>
    <blockquote id="ektjg"><ruby id="ektjg"></ruby></blockquote>
  • <var id="ektjg"></var>
    <small id="ektjg"><delect id="ektjg"></delect></small>
    <acronym id="ektjg"><button id="ektjg"><address id="ektjg"></address></button></acronym>

        <td id="ektjg"><menuitem id="ektjg"></menuitem></td>

        <code id="ektjg"></code>
        <acronym id="ektjg"><form id="ektjg"></form></acronym>

          起點傳說

          小淼
          相傳在6825年前,人類剛剛完成進化之時,在遼闊的大中原,出現了一批勤勞的人群。他們信奉神明,他們奉至高無上的三淼為國王,安居樂業的生活,這,便是中國文明的起點。

          我是三水,是這個國家的王子,也是三淼獨一無二的寵兒,聽父王說我還有一個弟弟,叫三格,但是從小便被邪惡的巫師潼潼巫給捉走了,我便成了這個國家唯一的王子。

          這天,我外出一個人打獵,卻不想遇到了一只巨大的老虎,老虎發出巨大的吼聲,向我撲來,我轉身便逃。不想遇到了一片沼澤地,我的坐騎陷了進去,還好我身手敏捷,在我的坐騎陷進去之前跳了下來。
          可是,老虎已經快追上我了。這只老虎嘯嘯聲不斷,我感覺自己似乎快被震破了膽,絕望的閉上眼睛。
          想我一代王子,堂堂三水,難道要死在這里了么?

          潼潼
          我是偉大的巫師蘇格拉潼,終于等到這天,三水王子一個人外出打獵,輕吹口哨召喚出玄冰白虎,輕而易舉的制服了他。
          “咯咯,三水王子,不過如此嘛。”我一身紫衣,騎著巨大的獨角獸,現身在他眼前,眼神似笑非笑的打量著他。。
          “嘿,模樣倒是和你有些相似,卻又有些不同呢。”輕拍著獨角獸,對他說。是了,這個獨角獸就是三格,把他抓來后我就將他封印成坐騎。。他嗚嗚兩聲,傲慢的轉過頭不理我。。
          看著眼前的三水,我也不著急將他抓走,顯然眼前的三水并不知道我就是法力無邊的潼潼巫,一臉茫然的望著我和獨角獸。。。
          暗格
          背上馱著那個邪惡的女巫潼潼,眼前又看著這個很二的三水哥哥,我又記起了那天的情形,潼潼原本好像是要抓三水的,可無辜的我突然從柱子后面鉆了出來,推了他一把,他是長子,我不能讓他被抓走,看到大披衛兵已趕到,情急之下就把我抓走了。
          回到懸崖上城堡上的潼潼一氣之下對我施了魔法,那是種會根據人的內心而變化成動物的魔法,潼潼想看看我究竟會變成什么,當我瞬間幻化成一頭雄健高大的獨角獸的時候,她的眼睛頓時雪亮了,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不理你,可是最終還是變成了她的坐騎。
          對三水不死心的潼潼又設計來抓我哥哥了,沒想到哥哥還是掉進了他的圈套,看著眼前的哥哥,我輕輕叫了一聲,是的,因為血緣的關系他能聽懂,我讓他不要驚訝。而哥哥能聽懂我聲音的這件事女巫潼潼卻不知道。
          小淼
          聽見獨角獸的叫聲,我心里暗暗驚訝。
          他說:“哥哥我好餓。”
          “可惡的女巫不給我東西吃。”
          “天天虐待我…”
          “開心時揍我,不開心也揍我,心情迷茫的時候更加要揍我。”
          “她還說,我長的太像你這個負心漢了,她怨,于是把所有的怨都發泄在我的身上。”
          ……
          弟弟后來說的話,我已經記不清了。總之說了很多。
          看著潼潼的臉,原來,老虎是你召喚來的。。。
          絕情的是我,負心的也是我。
          你是巫師,代表著邪惡,而我,是一國之主的兒子。
          我們存在永遠的芥蒂。
          所以你殺了我吧!
          只是,還是希望你放了我的弟弟。
          潼潼
          聽三水如此說,怒氣上涌,想死?沒那么容易,我不會殺死你的,也不會折磨你,我要折磨你的親人,用你們的痛苦為我的愛情陪葬!你說你會回來娶我,于是便一去不回,再傳來你的消息,就是你與鄰國公主的大婚!我愛你信你你卻如此負我,我恨你,所以我不惜代價學習巫術,就是為了有一天,我要狠狠的折磨你!!抬手畫出幽冥結印,向獨角獸打去,獨角獸悶哼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冷冷的看著三水眼睛里閃過的痛楚。。
          “哈哈哈,我是邪惡的巫師,你是圣潔的王子,從此,你我就是宿敵!!”我幾乎是吼著說出這句話,我想我是心痛的快瘋掉了吧,原以為時隔這么久,我早已忘卻,但今日看到三水,往日承受的痛楚又涌了出來。。。
          “你想救他,哈哈。我給你這個機會。。。”扔下匕首在三水的身前“把你的心挖出來,我要看看負心人的心是不是黑色!”。。。。
          暗格
          郁悶了這么多年,事情終于真相了,原來是哥哥欠下的風流債,算了,替哥哥定罪也不算太冤,凡事總得往好處想,如果那些被哥哥搞了又負了的妹紙都去學法術回來報復,那整個部族的人都得遭殃。
          想到這里,身上突然挨了重重的一下,啊~這次怎么這么用力,看來巫婆潼潼真是火大了,因為太突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好噴了哥哥一臉,哥我不是故意的 然后身子一個咧切往前一沖,坐在我背上的惡女巫一頭栽了出去,飛進了泥坑里,好大一個坑啊,里面全是泥啊,我強壓住胸口的涌動,閉上眼睛,不忍心再看,怕血再次噴出來。
          稍時,潼潼很淡定的從坑里出來,然后扔給三水一把匕首,竟然要他把心挖出來,看到哥哥就要把匕首刺入胸膛了,情急之下我飛出一蹄將他手里的匕首踢飛了出去,一個拋物線,老遠了。。。
          這時已經氣急敗壞的潼潼一個魔法把我們帶回了城堡,關在了陰森的牢房里,走的時候說了句,等我洗白白了再來好好虐你們,哼!
          小淼
          十五歲那年,認識潼潼,我還是一個懵懂少年。你的美麗讓我一見傾心,我擁你入懷,告訴你,我會娶你。
          十八歲,父王病倒在床上,我坐在床前,他告訴我:“將來你要繼承我的王位,然后守護這個國家。你要小心鄰國的侵犯,聯姻是必然的。王兒,你可明白?”
          我不曾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沉默。
          兩年后,鄰國在巫師騙紙的蠱惑下,大舉侵犯。
          狼煙起,萬民不安。

          小淼
          我只有談判,八百里書信加急,只要休戰,我愿入贅,哪怕為奴十年。
          夕陽下的告別,我轉過頭,不敢看你的臉,你說你恨我,卻不知我已淚流滿面。
          罷了,如今囚禁于此。
          我早已不再奢求你的原諒,只是父王病急,國家不可無主。
          掏心?
          有何不可,只是我的弟弟,還望你放了。
          我欠的債,與他無關。
          潼潼
          看到你這樣毅然決然,“好,我可以放了他”手一揮,解了三格的封印,。。
          我的眼睛直盯著三水,“擺在你面前的是兩杯毒酒,當然我是事先服過解藥的,怎么樣?敢喝嗎?,你喝了我就放了你弟弟。。”
          看著三水毫不猶豫的拿起酒杯喝下酒,我也一飲而盡,喉嚨涌上一股血腥,暗紅色的血液順著嘴角流下,三水驚訝的看著我,不知所措,身體緩緩倒下,三水沖過來抱著我,“怎么回事,你不是服了解藥的。。你怎么了?”聲音竟然有些哽咽。。望著三水,凄然而笑,“解藥只有一份,早在我扔給你匕首的時候就埋在了你的身體里,現在我明白,明白了你的迫不得已,但是。。。一切都太遲了,我已經成為邪惡的女巫,不可能再與你雙宿雙飛。。。。。不要哭,這樣的結局,對我來講,是最好的。。。我恨了這么多年,我好累,也好痛。。。”說完最后一句話,我對著三水笑了笑,閉上了眼睛。。。
          暗格
          牢房里我跟哥哥三水聊了很多,原來哥哥一直忍辱負重這么多年,有是一對苦命的鴛鴦,愛,真的不是誰想就可以的。
          被抓來這么久,我告訴哥哥我知道女巫潼潼的一個大秘密,就是她的密室里有個水晶球,如果把它打碎,潼潼的魔法就會消失,如果把水晶球里的冰晶拿出來不僅可以解開我的封印還能讓人起死回生,我們想要新的生活就只有想辦法得到她的水晶球了。
          說話間,潼潼端著兩杯酒走了進來,哥哥憤恨的咆哮著,然后竟然答應了潼潼的要求,被解開封印的窩眼睜睜的看著哥哥喝下了毒酒,不~~
          悲痛欲絕的我抱著哥哥嚎啕大哭,額,哥哥眨眨眼睛,沒事,再看潼潼,嘴角已經溢出了鮮血,迷茫中的我只知道自己又被哥哥推開了,隨后便是看著哥哥抱著潼潼嚎啕大哭,我無語了,沉默了,本來想默默退出去的我告訴哥哥,還有水晶球或許可以就她一命,至于要不要就她你開決定把,我在外面等你。
          小淼
          水晶球?
          我找到潼潼的密室,看到了那個所謂的水晶球。
          “嘭”
          我狠狠的摔碎它,取出其中的冰晶。
          一團閃著耀眼的白光出現在我手中,我將潼潼攔腰抱著,冰晶慢慢滲入潼潼的身體。
          我靜靜的等待,等著潼潼醒來…
          一片遼闊的草原,前面是一條清澈的河流。
          一位白衣少年和青衣少年并排站著。
          青衣:“哥哥,你走吧!”
          白衣看著前方,輕嘆一聲:“弟弟,謝謝你…”
          青衣突然轉頭,握了握白衣的手:“沒事的,有空。。記得帶嫂子回來,我和爹都會想你的…”
          離開弟弟,我轉身走向遠方,前面,一個年輕的女子,正笑臉盈盈的盯著我。

          故事的結局,也是另一種開始。
          因為我的失約,國家陷入了慘烈的戰爭。
          為時八年,三淼去世,三格繼位。
          他們的戰爭仍在延續,我們呢?
          我遙遙的看向天邊,握著女子無骨的小手。
          “你是不是想回去了?”她揚起小臉,發絲迎著微風搖擺。
          不了,我搖頭。
          以前,我總想著為國家,為人民,卻一直忽略了自己的心,忽略了身邊的你。

          往事,已經不想再回顧了。
          我們在茫茫人海中掙扎,體驗著各種喜怒哀樂,但我覺得,在未知的未來,未知的地點,一定會開始新的故事,新的起點。

          起點王國,淡舞客棧。
          “你好,我叫紫潼。”
          “你好,我叫藍淼。”
          “你知道嗎?鄰國的國王,在戰斗中死了,據說臨死的時候,手里握著一只長角…”
          “哦,為什么?”
          “誰知道啊!”

          遼闊的草原,一名紫衣女子慢慢的緩步,她低著頭,眼淚無聲的落下,滴打在草地上。,

          下載APP客戶端
          宁夏11选5第1806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