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tjg"><ol id="ektjg"><source id="ektjg"></source></ol></var>
<big id="ektjg"><strong id="ektjg"></strong></big>
  • <var id="ektjg"></var>
    <mark id="ektjg"></mark>
    <blockquote id="ektjg"><ruby id="ektjg"></ruby></blockquote>
  • <var id="ektjg"></var>
    <small id="ektjg"><delect id="ektjg"></delect></small>
    <acronym id="ektjg"><button id="ektjg"><address id="ektjg"></address></button></acronym>

        <td id="ektjg"><menuitem id="ektjg"></menuitem></td>

        <code id="ektjg"></code>
        <acronym id="ektjg"><form id="ektjg"></form></acronym>

          青欒沐雨,濕了誰的信仰,葬了誰的愛情(五)

          凌瀟
          夜晚的青欒山顯得格外的靜謐,巍巍的山巒就像一頭蟄伏的野獸,露出駭人的獠牙蹲踞著。
          “喂,別走了,你還沒說為什么我一定要聽你的呢?”薇兒拽住前方凌瀟的衣角大聲的質問道。
          “你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的。但是,相信我,不知道的好。”凌瀟轉過身頓了頓望向了還跟在身后的暖兮。
          “前面就是標示的地點了,我們今晚就在這里扎營吧。”顯然這句話是對身后的暖兮說的。說罷,拉著薇兒的手仿佛拖拽著往前方走去。
          “你真的很讓人討厭。放開我,我自己會走。”薇兒氣急敗壞的掙扎著 ,看那個架勢,似乎凌瀟再不放開,就會一口咬上去一樣。
          “你討厭也好,不喜歡也罷,我還是我,這也就是我。抓住我,這里地很滑”凌瀟淡淡的回過頭,狹長的雙眼在手電光的映射下顯得格外的深沉很神秘。而對于這份神秘和深沉,薇兒知道她始終還是無法抗拒。

          “他們,應該是已經到了嗎?”暗格站在一處破敗的民房里,望著凌瀟過去的方向喃喃道。
          “按照時間來看,應該是已經到了的。我們失去了先機,為什么不一起跟著他一起去,而一定非要留在這里?”身后的冷熙發聲問道。
          “根據我事先探查的,我姐他們第一次來的時候應該就是在那里扎營的,那里應該會有些許線索,我本來不想讓他們跟著去的,沒想到弄巧成拙了。不過沒關系,姓凌的就算再厲害也只是個研究死人的,對于地形,我來過,而且你弟弟忘情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嘛,我們在這里休息一晚,未必不是好事。”暗格轉過身,看著面前的冷熙說道。
          “姐夫說的沒錯,這青欒山的地形奇特,天氣也是無常,這個時候進山,氣候溫差大,而且瘴氣彌漫,以前的那只隊伍中只怕選地形的人也是個外行 。”忘情拿著干糧從外面走了進來。
          “我們明早天蒙蒙亮就動身,預計上午就能到標示處,到時候再提出深入青欒山腹地的要求,那姓凌的應該也會一起去的了。畢竟先前已經否決了一次。而且我們這么早就動身過來,他還休整了的,是應該不會拒絕的。到時候我們便可以重新拿回主動權了。”忘情一邊吃著干糧,一邊粗略的分析了下形勢。
          “你說的沒錯。那今晚我們就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就出發。忘情,今晚你辛苦下在這院子里守夜吧。有什么響動就扯這根繩子,這繩子的另外一頭連接著一串風鈴的”聽了忘情的分析,暗格握了握拳頭,仿佛重新找回了自信一般的堅定。
          “嗯,好,那姐,姐夫你們休息去吧,我選地方扎營先。”忘情朝著暗格點了點頭,伸手接過繩子綁在院子旁的那顆老槐樹上。轉身開始整理起自己的帳篷起來。
          “你弟弟不錯。”暗格關上門沖著身后的冷熙笑著說道。
          “那是自然,從小到大我弟弟最聽我的話了,記得找到青欒沐雨圖了可別忘記了他。”冷熙笑盈盈的靠在暗格身上,嬌嗔著說道。
          “放心吧,幫了我的人我都不會忘記的,何況是我的小舅子呢。”暗格癡笑著摟著懷中伊人,笑顏中仿佛已經開始勾畫自己擁有青欒沐雨圖的未來了。

          夜,靜悄悄的吞噬著一切。。
          朦朧中,忘情好像被一種悉悉索索的聲音驚醒,就好像腳步在地上拖行的聲音。又好像誰拖著沉重的麻袋在長滿荒草的院子里吃力的行進一般。院子,對了,這里就是是一處荒廢的院子! 想到這里,忘情的睡意瞬間就煙消云散了。。
          他在帳篷里小心翼翼的抬起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可是一片的黑暗遮擋住了他的眼睛,朦朦朧朧中作為生物的本能讓他感覺到帳篷外的黑暗中有個未知的生物。不知道是人,還是動物,抑或是 。。。鬼?
          繩子,對,帳篷外面有繩子!想到這里,忘情的喉頭蠕動了下,輕輕的擦了擦手心中的汗,緩慢而且準確的,悄悄的拉開自己帳篷的拉鏈。。
          外面濕冷的氣息爭先恐后的涌了進來,在這山風滿地空曠的院子里肆無忌憚的肆掠著,忘情不自覺的抖了下,不知道是因為寒冷,還是因為恐懼。
          那個聲音,停止了!
          是發現我了嗎?是準備攻擊了嗎?忘情的腦袋飛速的轉動起來,但是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停止著。。
          良久,他并沒有發現有任何的異動,這才放松下全身的肌肉神經。緩慢的站起身子,這才發覺原來腿已經麻了。
          忘情苦笑了下,是自己膽子太小了嗎?還是都市的生活太安逸,已經太久沒有親歷過大自然了。。

          正準備重新躺下來睡覺的忘情,突然耳邊再次傳來了那悉悉索索的聲音,而這次,似乎就在他帳篷的外面,真實的存在著。憑直覺來看,距離一定在10米以內!
          剛放下的心又在瞬間被懸起,此刻他全身的雞皮疙瘩已經全部起來,全身的毛孔仿佛孔雀的屏一樣張開。在瞬間來不及思索的情況下,他猛的一下竄出帳篷,快速的打開了自己手中的狼眼手電照向了聲音來源處。!
          可是,卻什么都沒有,只有凄厲的風吹動著地上的荒草搖曳著。仿佛在嘲笑他的膽小和剛才滑稽的動作。
          “靠,原來又是虛驚一場。、”忘情心里暗道,隨手擦了擦臉上嚇出來的汗珠。。。
          咦,怎么有腥味。他疑惑著用鼻子搜尋著,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掌中愕然沾著暗紅色的液體,我受傷了嗎?怎么會有血?忘情的神經瞬間又繃緊了,因為擦拭過臉上的原因,此刻他的額頭上也是殷虹一片,看起來份外的駭人。
          手中的手電掃視著,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帳篷開口處不知何時被誰弄上了大片大片的血漬,看來是剛弄上去不久,有些液體似乎還在蔓延。。
          那個聲音,那個麻袋拖行的聲音。。。
          忘情越想越好奇,發現自己的帳篷外居然有大灘的血跡。順著那攤血跡,一滴滴的朝院子外延伸而去。
          剛才有人!
          在瞬間的判斷下,忘情沿著血跡慢慢的跟了上去,一直走向了院子外。。。

          山風凄厲,但此刻在忘情的心理似乎完全沒有任何影響,他只想知道這個惡作劇他的人到底是誰,或許還能知道此行的一些其他目的,比如青欒沐雨圖的確切位置,比如這個人和他們的目的有什么關系。。。
          路上的血跡越來越少,似乎前面的人越走越快了,忘情不由的加快了步子。他渴望知道到底是為什么。
          突然,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座空曠的墳。。
          說空曠,是因為這座墳占地極大,周圍仿佛如平地一樣沒有任何的修飾。仿佛蒙古包的墳包在晚上顯得格外的陰森恐怖。一塊孤零零的石碑佇立著,無聲的告訴來人這里是它的占地。墳旁一顆歪脖子槐樹張開著茂盛的枝葉,怎么看都仿佛一個張牙舞爪的野獸俯瞰著這座孤墳。
          這里,藏不了任何人。
          這里,只有一座孤墳。
          這里,好像從沒來過。
          這里,究竟是哪里?為什么白天和探點的時候從來沒有發現這里 ?
          忘情想到這里,才發現自己一路尋來,居然沒有記下來的路,換句話來說,自己迷路了,自己在這荒郊野外,居然迷路了。。。
          不,這不可能。自己明明出來到現在不過半小時的時辰,怎么可能會迷路。。
          忘情站直了身子,冷靜了下來,他并不是一個笨的人,相反,一直以來都是依靠自己敏銳的觀察力和判斷力在業界也是小有名氣。
          首先自己聽到聲音醒來,然后自己帳篷上的血跡,接著自己追出來,似乎這一切的一切,就是為了把自己引到這里。那么現在
          既然已經來了,重頭戲是否要開場了嗎?想到這里,忘情不禁深吸了口氣,抬步向前方的孤墳走去,既來之,則安之。一座墳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狼眼的光很快就照亮了這座孤墳的四周,顯然這不是一座老墳,似乎剛被人修繕過,忘情好奇的蹲在身子,伸手撩撥開墓碑前的雜草,努力的想看清這塊碑上面的銘文。這銘文似乎是誰一點點敲出來的,顯得粗糙無比。然而,看到上面的文字,卻差點讓暗格叫了出來。
          然然之墓!
          怎么可能?這,不是暗格的姐姐嗎?怎么可能埋骨這里?還有,這是誰安葬的她?暗格心里一下子驚跳起來,繼續看了下墓碑上面的日期。3個月前。那不是她失蹤的日子嗎?一切的一切仿佛一團亂麻一樣讓忘情瞬間迷糊了,這。。。太突兀了。。。。
          不管怎樣,還是先告訴暗格吧,畢竟這是他的親姐姐啊。。。
          打定主意,忘情站了起來,回頭看了下這塊墓碑,用手電環顧了下周圍,記下了這里的景致,疾步順著來時的方向沿著還未干的血跡匆匆離去。。
          望著忘情離去的背影,遠處樹林里一個身影一閃而逝,你們知道后,還作如何抉擇?

          下載APP客戶端
          宁夏11选5第1806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