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tjg"><ol id="ektjg"><source id="ektjg"></source></ol></var>
<big id="ektjg"><strong id="ektjg"></strong></big>
  • <var id="ektjg"></var>
    <mark id="ektjg"></mark>
    <blockquote id="ektjg"><ruby id="ektjg"></ruby></blockquote>
  • <var id="ektjg"></var>
    <small id="ektjg"><delect id="ektjg"></delect></small>
    <acronym id="ektjg"><button id="ektjg"><address id="ektjg"></address></button></acronym>

        <td id="ektjg"><menuitem id="ektjg"></menuitem></td>

        <code id="ektjg"></code>
        <acronym id="ektjg"><form id="ektjg"></form></acronym>

          青欒沐雨,濕了誰的信仰,葬了誰的愛情(六)

          凌瀟
          叮叮當,叮叮當。。。
          急促的鈴聲在黑暗里顯得更加的突兀和神秘。
          “怎么回事?”暗格蹭的從床上彈了起來,當兵多年在部隊養成的習慣讓他不論在什么環境下都能保持一顆警惕的心。
          “醒醒,風鈴在響。。”他推了推熟睡在旁邊的冷熙。
          “聽鈴聲忘情似乎很急促。。”暗格迅速的起床開始利索的套上外套就要往外面走去。。
          “忘情?出什么事了。?”冷熙似乎也被暗格這樣嚴肅的態度嚇到了,頓時睡意全無起身跟了出去。。
          還沒走到門口,啪的一聲,本就破敗不堪的門房頓時四敞八開,一臉驚慌失措的忘情撞了進來。。
          “我找到然然了。。!”
          來不及擦拭干凈自己臉上的血跡,忘情急匆匆的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什么?你說真的,你找到我姐了,她在哪里?”暗格聽到這個消息不由得激動了起來,雙手抓住忘情的肩膀大聲的質問道。
          “你干什么啊,等他說完啊。弟,先坐下來,怎么弄成這樣”冷熙從身后迎了上來,急忙的讓過身子讓忘情坐在臨時鋪建的床榻上。
          拿著冷熙遞過來的軍用水壺,忘情使勁的喝了一口,這才娓娓的道出了今晚所有的見聞。
          “這不可能,前段時間我和你都來探過點,也沒見著什么墳,何況是我姐的。”暗格似乎還是不肯相信這個現實。
          “真的,千真萬確,我也知道我們都來探點過,確實之前沒有,但是今天,我確實看到了,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對了,那個神秘人,那個神秘人帶我去的。”忘情急巴巴的說了出來。。
          “神秘人,是誰?”冷熙在一旁問道。
          “沒看清楚面容,但是確實是他一路上引著我去的,不相信的話外面還有血跡,跟著那血跡走一定可以找的到的。那個地方,我們探點的時候確實沒到過。”忘情看著眉頭緊鎖的暗格說道。
          “神秘人?會是誰?難道是我姐之前隊伍里面的人?那他引我們去是什么意思?還是說,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鬼?”暗格的心里反復的在思索著。
          “要不我們明早去看看?”冷熙看著一旁的暗格,手輕輕的搭在他的肩膀上以示安慰。
          “不,我們現在就去,我現在就要看清楚是不是我姐,如果是誰裝神弄鬼,老子今天也要把他揪出來。”暗格打掉冷熙放在肩膀上的手,渾身上下的凌厲氣息頓時一覽無余。。
          “可是,這么晚了。。”冷熙略顯尷尬的收回手,帶著勸阻的意味說道。
          “現在就去,時間也不早了,再耽擱會要天亮了,到時候還要趕到姓凌的那里去,天亮之前必須弄清楚。忘情,你帶路吧。”暗格的眼神充滿不容抗拒的氣勢,在狼眼手電的強光中熠熠生輝,閃爍著強勢的氣息。
          “那就走吧,帶齊所有的東西。哎”冷熙知道此時不管再說什么暗格也是一定會去的,于是不再出言阻止,而是對著忘情略微嘆息著說道。

          就這樣一行三人,隨著地上模糊的血跡和忘情回來時的記憶摸索到了那座孤墳前。。。
          還是那座墳。
          還是那顆樹。
          還是那樣的陰森和蕭索。
          還是如野獸一樣靜靜的俯瞰著。
          “原來,是這個山谷。當初以為這里只是臨時雜點的地方,所以沒留意這里面,沒想到居然在這里。。。”暗格看著不遠處的孤墳喃喃自語道。
          “你說這座墳里埋的就是我姐姐?”暗格轉身對身后一旁的忘情說道。
          “墓碑上是你姐姐的名字,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忘情一邊環顧四周的山巒和樹林,回聲應道。
          “喔?是這樣嗎?”暗格一邊說道一邊大步走向那塊刻著然然名諱的石碑連身后的冷熙叫他慢點也似乎沒有聽到。。
          “這里三面環山,只有一條小路的出口。四周都是樹林環繞,風水學上來說這里其實是一塊不錯的寶地呢。。”忘情自顧自的說道。
          “夠了!不要再說了!”暗格猛的轉過頭,一對虎目怒視著一臉不知所錯的忘情。。
          “你干嘛呢,突然這樣嚇死人了。忘情他說錯什么了,你干嘛這樣對他?”冷熙似乎也憋屈夠了,雙手叉腰護在忘情前面。
          三個人之間的氣氛頓時沉默了下來。。。
          誰都沒有說話,任凄厲的風在這空曠的墓前吹來吹去。。

          良久。。。
          “呼,對不起。我失態了。把鏟子拿給我吧,我要起墳。”還是暗格率先打破了這份沉默,深吸了一口氣后對冷熙說道。
          “起墳?姐夫,這樣好像不太尊重啊。”忘情看到暗格主動道歉,心里也平靜了下來。
          “我需要確認下是不是真的是我姐。我姐失蹤的這段時間確實有太多的謎團了。重要的是,如果真的是我姐,我想知道她的死因還有看下有沒有留下什么東西。”暗格的眼神里帶著一往無前的堅定。。
          “我們幫你一起吧。”一旁的冷熙也隨聲附和道,似乎也在努力的緩和剛才吵架的氣氛。。
          于是,在這空曠的山谷里,三人開始揮舞著軍用鏟,一鏟一鏟的挖著這座孤墳。。
          只有凄厲的北風和隨風起舞的樹梢無聲的回應著。。。
          在三人的努力下,很快這座墳包開始見底。。
          一口漆黑瓷圓的缸露出了它的本來面目。。
          是缸?墳里怎么會埋著一口缸?
          “是口缸呢,還要不要挖?”忘情停下了手中的鏟,擦了下臉上的汗水帶著詢問的口氣問像暗格。
          “嘩啦”回應他的是一聲瓷器碎掉的聲音。。。
          暗格鐵青著臉,一鏟就打破了看起來瓷實的缸。。。

          “好臭,。。”冷熙急忙捂住了鼻子跳到了一旁。。。
          暗格沒有說話,仍然用鏟子一下一下的敲擊著露出來的缸面,不一會,這口橫著放置的水缸已經被他敲得七零八落了。。
          空氣中的尸臭味隨著風越來越濃烈。。
          一旁的忘情強忍著濃烈的尸臭,依然用手電死死的照著缸里露出來的尸體。哦,不,與其說是尸體,不如直接形容成物體的好。在狼眼手電的強光下,一團扭曲著的腐爛肉體呈現了出來。。
          四肢已經完全無法區分,似乎是被誰直接肢解后胡亂的塞了進來,零零亂亂的丟在一起。還未腐爛完全的軀體上隱約可見白色的蛆蟲上上下下進進出出分解著腐肉。胸口一把小巧的匕首直刺心臟,無聲的訴說著致命的創傷。。
          “這是。。。”一旁的忘情倒吸了一口涼氣,卻不知是不是因為吸入了空氣中的尸臭而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啊啊啊啊!是哪個王八蛋做的,老子讓你身不如死。”暗格突然仰天大叫,兩行熱淚就這樣從臉頰上滾滾滑落。。。
          “姐,你這個笨蛋。為什么要自己來?為什么當初不叫我跟你一起來,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暗格丟掉了手中的鏟,無力的跪倒在地。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暗格,不要這樣,你別這樣。”冷熙猛的上前從身后緊緊抱住陷入癲狂的暗格。“人死不能復生,何況就憑這個怎么能確認是你姐姐?”
          “錯不了,錯不了的,那把匕首是我姐姐隨身帶著的。我身上也有一把,小的時候爸爸一起送的,從來都不離身的,而且那長發,那還沒完全腐化的衣服,就是我姐姐走的時候穿的啊。。。。”暗格頹然的倒在地上,任憑冷熙如何拉扯就是不起來,一個人喃喃自語,似乎回憶著當初和然然小時候的過去。。。
          看來,這缸中的人,真的就是暗格的姐姐,然然。。

          “別這樣,親愛的,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就在這里倒下。然然姐已經這樣了,我們一定要完成她的遺志,替她找到青欒沐雨圖告慰她在天之靈啊。。”冷熙心疼的在暗格耳邊喃喃說道。
          “是啊,姐夫。人死不能復生,我們還是好好安葬好然然姐,然后再商議下步怎么做才是。”忘情也在一旁隨聲附和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你放心,弟弟我對天發誓,找到青欒沐雨圖后,一定幫你報仇,不管是誰,我一定讓他死無全尸!還有那個姓凌的,一定不會讓他好過!”暗格深深的閉上眼睛,緩慢而堅定的站了起來,雙手緊握對著天空大吼。。。

          過了許久。。
          “埋了吧。”暗格背著墳對著面前的忘情淡淡的說了聲后開始收拾起一旁的行囊。
          “親愛的你。。”冷熙急忙跟了上去卻被忘情一把拉住。“不要打擾他,他現在已經很亂了,我們盡快埋好后離開這里吧”
          冷熙欲言又止的點了點頭,回過頭來忍著濃烈的尸臭開始一鏟一鏟的掩埋起來。。
          “我們現在就出發吧,已經快天亮了,早日找到青欒沐雨圖吧,”暗格已經背上了收拾好的行囊對已經掩埋好墳包的兩人說道。
          “親愛的,要不再休息下,我怕你。。”冷熙帶著憐愛的語氣詢問道。
          “我沒事,現在就走。”語氣中帶著不可置疑的堅定。
          “可是。。。”冷熙還想說點什么卻被一旁的忘情扯了下衣袖。
          “那行,姐夫我們走吧。”忘情麻利的背上行囊拉著冷熙跟在暗格的身后。。
          暗格滿意的看了下忘情,遞過冷熙的背包輕聲的說:“放心吧,我沒事,正事要緊,其實早就應該有心理準備的了,只是一下子沒法接受,現在已經好多了。謝謝你,親愛的”
          聽到暗格這樣說,冷熙的臉上也浮現了笑容:“那我們動身吧。”
          就這樣,一行三人朝著凌瀟他們的標示處行將過去。。。
          遠處,不可預知的未來正等待著他們。。。

          下載APP客戶端
          宁夏11选5第18060584